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井底之蛙......825441568

欢迎朋友光临

 
 
 

日志

 
 
关于我

与关注我的博友交流思想,互睹文采,真心携手,休闲快乐。个人爱好就是交流、互尝、真心、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诗词新议(36):【引用】chenwb8724的 <学诗随想>中关于近体诗语言部分  

2011-11-11 10:45:19|  分类: 诗词新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chenwb8724 华南虎《【原创】 学诗随想》
 

 

   关于诗歌语言问题,我认为,诗歌语言的锤炼,应是在大众语言基础上的艺术升华,而不是追求古奥玄异。现在网络上发表的有些诗,极力模仿古人,甚至让人读不懂。如此,怎么能够流传和活在人民大众的口中呢?历史上那些流传至今的名篇、佳句,无不是通俗晓畅,形象化,有寓意,有新意,富深意的,也是锤炼当时大众语言的典型。如“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唐·陈玉兰《寄夫》)、“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唐·贾岛《剑客》)、“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宋·文天祥《过零丁洋》)、“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唐·王昌龄《出塞》)、“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唐·朱庆余《宫词》)、“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宋·程颢《春日偶成》)、毛主席的“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等等等等无不如是,甚至通俗到如白话。所以,我认为,通俗晓畅并富有深意,应该是诗歌语言追求的原则。

   写诗,重在寻求诗情、诗意、诗境的高妙,追求形象、意象的结合,追求情趣、画趣,以及言外之音,句外之意。现代人写古体诗、近体诗,在语言方面,也应与时俱进,采用现代语汇,力求语顺句通,忌晦涩,以词达意确为好。诗圣杜甫、诗仙李白以及唐宋的一些诗人词家,甚至近现代诗人,他们的一些名诗佳句常常是通俗如话的,但却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杜甫《赠卫八处士》)、“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岑参《逢入京使》)、“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李商隐《无题》)、“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孟浩然《春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相思》)、“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无题》)、“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毛主席《七律·登庐山》)等等,无不是通俗晓畅,朗朗上口,诗情浓郁,意韵优美之佳作,哪有撅齿拗牙的?再如苏轼的《七绝·西湖》(据《绘图七言千家诗》,今本注为杨万里《七绝·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语言是那样的通俗易懂,没有一个生涩词句。这首诗把六月西湖的特别景致:红荷映日,碧叶连天的画面给我们展现在眼前。诗情画意,景幽韵美,铿锵上口,易读好记。这样的诗歌语言正是我们现代人学写古体诗或是试写现代格律诗应该汲取的营养。

   现在网络上发表了不少古体、近体诗,有很多确实是意境深邃,诗意盎然,音韵和美,通俗晓畅的好诗。但是,也有一些语言晦涩古奥,让人读不懂的诗句。有的为了凑套平仄格式,生硬造句,使人难以理解,比古诗都难懂。

   诗的高雅,并不排除通俗的语言,历代多少名诗佳句都是通俗晓畅的。古人很重视诗句的天然淳朴,这点很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金代·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说:“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可见通俗晓畅,天然淳朴的诗句才是更有诗意、新意的好诗句。如杜甫的“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赠卫八处士》)、“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杜甫《旅夜书怀》)、“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杜甫《登岳阳楼》)等等即是例证,所以金代一位诗人谈杜甫诗的时候说:“欲知子美高人处,只把寻常话作诗。”

   再如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送元二使安西》)简直是人们口头上的俗话,但它融聚的深情却使人在心头萦回百转,一咏十叹,难以忘怀。

   诗,都是因兴而作,因事而作,因思而作,因感而作,顺情而吟,并非首先去考虑平仄韵律。因此,免不了偶有失律的现象。近年来,人们用诗歌记事、绘景、抒情、寄意,出现了诗歌繁荣的大好形势,因此,我们不应该机械地死扣“平仄”去打击大家的积极性。

   唐人所总结出的格律要求对诗歌的音乐美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如果能够做到在同句中平仄相间,对句中平仄相对,上联的下句与下联的上句平仄相重,并避免孤平和三平尾,这样的诗,读起来确实是朗朗上口,韵味优美的,我们应该努力求之。但是,在诗歌创作实践中,有时候偶有好句子,却出现平仄不谐,或失粘失对的现象,又无法找到恰当的词语来调换时,就不要以词害意,硬生造句子了。不要机械地为适应平仄要求,把诗句造得晦涩难懂,破碎不堪,让人无法理解。若如此,就是舍本求末了。

以上拙见与朋友们探讨。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